nomika1991

葉藍不拆不逆,ALL傾向大雷,白月光我選擇死亡。
其他CP隨意。

【叶蓝】从边缘到中心 01

嗚嗚回家......嗚嗚接起來(大哭


無憂其實很憂:

*HE保证,原著向

*淡淡的文风



01、扣押


窗外,淅沥沥大雨倾盆,撕裂夜空的闪电后,是一阵又一阵叫人胆战心惊的雷鸣。

蓝河给自己泡了杯特浓咖啡,在书桌前坐下,刷卡登上了蓝桥春雪的账号。

以复製黏贴的方式回覆了一些公会内的问好消息,蓝河鼠标按得太快,差点连公会会长春易老的野图BOSS刷新消息都给当成问候回覆了。

“速来。”春易老消息裡写著,随后是一连串座标。

“这就来!”蓝河回覆。

喝了口咖啡驱寒顺便提一提精神,蓝河再将注意力转回荣耀,就见叶修大神给他传了消息。

蓝河望天,犹豫著要不要点开消息。每回和大神说话他的血就会飞速往下掉啊,坚持个几分鐘后通常都会被KO。

蓝河壮士断腕般点开消息,心裡嘀咕猜测,这回不知道又是什么叫人咬牙切齿抑或哭笑不得的言论?

“今晚值夜班?”

“是啊,给同事代班,他请假约会去了。”

“下次你约会让他给你代班。”

“那大概有的他等了,我还没脱团呢。”

眼见游戏内人还没集合好,蓝河再次捧著杯子喝了口咖啡,下一秒,就让大神的消息给惊得差点喷出来。

“没脱团好啊!”叶修回覆,随后追问,“来不来下副本?二十人本缺人!”

“大神你……”蓝河抽了抽嘴角,心裡忍不住吐槽怎麼找人下副本又找到他这儿来了。明明他只要在公会裡喊一声,一定一大把人急著凑上去求组队。

“不行啊?”

当然不行!有BOSS刷新啊!看样子兴欣还没收到消息,蓝溪阁胜算大增!

“是啊!”蓝河不敢多说。就怕说多了被对方察觉。

“那好吧,我这裡也临时决定不去副本了,改去刷BOSS。”叶修再发了个戴黑眼镜的表情符号过来。

“我去!大神你也收到野图BOSS刷新的消息了?!”蓝河惊,重重的放下咖啡杯,引来周遭同事一阵关爱。

虽然都在同一个工作室,不过这会儿各个都戴著耳机呢,蓝河也就不线下沟通了,急忙拉开好友列表给春易老去了条消息。

“兴欣公会的人也知道野图BOSS刷新了!”

“……明白。”

从那一连串的省略号,不难窥见春易老的纠结情绪。

随著第十一届荣耀职业联盟赛季的落幕,荣耀游戏内时不时能看见兴欣战队的包子入侵、寒烟柔、一寸灰等等角色频繁上线。

搞得整个荣耀是鸡飞狗跳热闹非凡。

普通玩家大呼过癮,他们这些公会精英团成员却是咳血连连,在一眾大神间奔波,被虐得浑身虚脱,就差没集体入院输血。

挑起这源头的,自然是荣耀大BOSS叶修。而此刻,这人却没事地在和他閒聊著。

蓝河忍不住乐呵一笑,再次打开君莫笑发来的消息,笑容僵在脸上。

“原来是野图BOSS刷新啦?座标座标。”消息裡还附上了一个特欠扁的微笑,那意思就像是在说你懂的。

蓝河抓狂吐血。

“大神你不是得到消息了吗!”

“是啊,你刚刚说的你忘了?”

蓝河继续吐血。

“可是、你……”你刚刚不是说要去刷BOSS嘛?!怎麼就变成他洩露消息了!

蓝河没将信息打完,他觉得答案会让他更加纠结万分,不知道或许会比较有益身心。谁知道叶修就像是知道他没说完的话是什么,非常好心地给予解答。

“我猜的,厉害吧?快,别废话,座标给个,等等去晚了就抢不到了,那多可惜啊你说对不对?”

蓝河再去了一串省略号,恨恨叉掉消息窗随大队出发。

一阵传送后蓝河来到座标处,就见刚刷出来的BOSS正悠閒的在规定范围内闲晃,而BOSS周围,中草堂、霸图和他们蓝溪阁的人都虎视眈眈的,却是谁也没当出头鸟的打算。

再然后……蓝河就见兴欣公会的人在君莫笑带领下也来了,兴欣战队的选手基本上是一个不落。

蓝河泪流满面。这些人怎麼这麼勤奋呢,赛事刚结束不好好休息来打网游这样没问题吗! 

见君莫笑来,在场的公会精英顿时间进入备战状态。

“蓝河你不厚道啊,座标也不给个,叫我好找。”叶修还不忘给蓝河消息。

“……”蓝河继续省略号攻势,不说话看你能耐我何!

叶修看著那充满无奈的回覆,哈哈一笑,让君莫笑在眾目睽睽下悠然地打著伞走上前。

“老叶,你开著君莫笑的账号满世界跑也就算了,连野图BOSS也来,这是迫不及待出来找死呢?”顶著一个弹药专家小号的张佳乐叫道,然后快速点开选手QQ群,準备叫多一些人来。

“前辈,野图BOSS都快让你吃光了,给我们一些啊。”不知道哪一位后辈嚷嚷。

“抢BOSS这各凭本事啊你们说是不?”叶修笑道,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,冲着BOSS一奔而去,儼然準备开BOSS的架势。

眾人群起而攻之!什么阴谋诡计也没来得及耍,闹哄哄的就上了!

蓝河站在队伍的最后边,看著面前属於各个战队职业选手的大乱战,小心翼翼地操作著蓝桥春雪闪避流弹。

虽然每次抢野图BOSS都有些腥风血雨,不过,能见到职业选手们的高技巧操作,却也是一件挺让人欢乐的事。

无论退役与否,大家都在。

而且,蓝河觉得,大家虽然廝杀得兇猛,实际上还是非常享受的,要不怎麼会杀得如此带劲?

“看,要是我没来,大家哪会玩得这麼欢乐。”

不知何时,君莫笑悄悄来到蓝桥春雪旁,以一副我真不容易的语气说著。

“滚滚滚!”

蓝河只来得及说这三个字,接下来,君莫笑的到来让他遭到各大公会集火,不得不狼狈的四处逃窜。集火君莫笑的都是职业选手们居多,团内牧师的治癒技能刷在他身上那是杯水车薪,最后还是无法避免的被一波带走……

而罪魁祸首君莫笑跑远后不知何时从何处冒了出来,游走战火间,还抽空刷了一串文字泡。

“我去,那群人怎麼如此穷追不捨,多大仇恨啊?蓝河你太不小心了,下次别躲在边缘,太容易集火了啊,你看,这不是躺尸了?放心吧,你的装备哥给你捡了。”

在发现掉了一件橙装,而装备被大神给拾了荒后,遭殃及池鱼的蓝河先是目瞪口呆,然后哭丧著脸给叶修去了条消息。

“大神啊,你得把东西还我啊。”那东西他得来不易,刷了很久的副本才刷到的,就这麼被捡走了他心疼啊!

“行啊,没问题。”

这麼好说话?总有种非奸即盗的不安定感。

“无偿的吗?”蓝河试探著问,心裡很是期待!

“当然……”

“太好了!大神我回城等你?”

“不是无偿的。”叶修回答。

蓝河怒!这人打字还搞什么大喘气!

“那你想要什么……”

“就拿你自己来换吧。”叶修想也不想秒回覆。

“……”

“哎,换不到吗?”

蓝河汗一个。还没回覆说让大神别开他玩笑了,就见世界上刷了条BOSS已被兴欣公会拿下的公告。一回神,手速高的大神再来了条消息。

“好了,BOSS解决。走吧,到魔域副本入口去。”

“干嘛?”蓝河鬱闷,BOSS又没了。

“刷副本啊,顺便把装备还你。去不去?”

蓝河纠结著向春易老说明了橙装被扣押,得去给君莫笑当苦力刷本才能取回这回事。

“又被扣押了?”春易老安慰了一句,顺便让他下本的时候好好和叶神学习。

在得到春意老的理解后,蓝河哼哼著回覆君莫笑。

“去,怎麼不去!”



第十届职业联盟赛,兴欣取得冠军后,叶修宣佈退役。

与战队的人庆祝了一晚上,隔天叶修消失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。许多要採访他的记者最后联繫到陈果这儿,得到的一律都是叶修那段时间都不在兴欣,她也不知道叶修到哪儿去。

一个月后叶修才回到兴欣战队,仍是那麼的不著边幅,叼著一根菸,哟一声算是朝瞪著他的眾人打了声招呼,然后开机刷卡登荣耀,还顺手登入QQ。

各种问好如雪片飞至,无外乎都是简单的问好。

唯有一个例外,来自於蓝河。

虽然重归荣耀职业圈让他曾经几乎有一年时间,没与蓝河打什么交道,但这不妨碍他记得这蓝溪阁的小剑客,兴欣公会第十区的绝色保姆。

那人的消息几乎填满整个QQ的聊天窗口,大概是猜测退役后的他会迫不及待上网,返回网游裡。他先是恭喜兴欣夺冠,几天后大概是看到了电竞之家关於叶修退役,行踪成谜的报导,关切的问了一句是不是遇到了麻烦。

接下来蓝河几乎每一天一刷,说的内容还不带重复。有时候是简单的问候;有时候却是一句有BOSS出没,再不来就没了;有时候则是来了串长长的省略号。

叶修滚动著窗口看离线留言,想起这人曾鍥而不捨的给他发了十八个朋友请求,那股认真劲,让他顿时间乐呵笑开。

结果他在QQ上回覆了一句没事,谢关心啊,却换来对方质疑是否遭盗号了这麼不带嘲讽不符合叶修的风格……

叶修哭笑不得。一面心想这些公会精英大概真的被他虐惨了,一面用君莫笑消息了蓝桥春雪,才换得信任。

在那之后,蓝河也没问他怎麼了,反倒是叶修开始有事没事与他閒聊著。

渐渐的,这一年内只要有在线,两人都会閒扯上几句。然后不经意间交换了电话号码、知道了对方的生日、聊一些生活琐事。

当然,更多时候就像今天这样,小剑客被他给惹得咬牙切齿就是。

日子倒也过得愜意。

泡在荣耀裡头,偶尔刷一刷各个职业选手,再来训练兴欣战队的选手还有训练营的新人们,外加逗一逗蓝河,透过屏幕看他时而无奈时而炸毛。

喜欢,大概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累积下来。

然后变著花样将人拉来一起下本什么的,又或者自己披了个马甲去蓝溪阁跟著下本什么的,乐此不彼。

“大神,我到了。”蓝河最终还是开了绝色账号来。这一年裡,他的绝色账号也完成了神之领域的挑战,从第十区来到神之领域。

叶修送了个组队申请过去。队伍内的人都是见过好几次面,也一起下过数次副本的队员,对於蓝河的到来并无异议,纷纷与他打招呼。

叶修将蓝河的装备给交易过去。

二十人的本,队员嘻嘻闹闹的,一点也没有因為夜深了而感觉到睏意,个个精神抖擞。

叶修将队长交给了乔一帆,让对方进行指挥,然后光明正大地走在最后方。

对此,同样走在后方的蓝河相当无言。

“既然这样,那你怎麼不一早就让他当队长?”

“要组你啊。”叶修说。

“……”蓝河无奈。默默和自己说,大神的心思你别猜。

接下来是一场压倒性的碾压。

蓝河虽然技巧没到职业水準,但打副本还是应付得过来,更何况叶修偶尔指导眾人的时候还会指导他几句,这一年下来,虽然没什麼飞跃般的提升,但蓝河总觉得自己还是有一点点进步的嗯!

打完副本出来,蓝河说了声有事得先走,然后在眾人的道别声中下线换号,準备和笔言飞等人刷大型副本去。

“有空再来副本啊!”叶修趁著绝色还没下线叫了一声,就见小剑客似乎趔趄了一下。

叶修大笑著点起一根菸,退了游戏。

日子周而复始。


评论(4)

热度(125)

  1. 蓝泽無憂其實很憂 转载了此文字